云裳诉

云裳诉 


    今夕是何年?沉睡多年,醒来发现天地一新,竟不知现今是何世。

    公元2015是何年?天宝十四年又是何年?

    或许我已沉睡多年。    
    这些年来,我只恨一件事。


 

    马嵬坡后,我魂魄未归故里,加之怨念深,不能轮回,只能在世上游荡。我在马嵬坡,久久盘桓,恨念难消。细数前尘,渐渐清明。

 三郎,我错了,不该只顾贪玩享乐,以致酿成巨祸。我深信他人之言,不曾想过族兄误国、禄儿叛国。此是我之大不该,让你我受尽骂名。

众人都骂我,听多了也习惯了,但三郎你懂我吗?与你在一处时,自是欢喜无限,可你不在身旁呢?夜深之时,你不在身旁沙漏的声音格外清晰,空位却无人填补。你是君,在你面前我只能欢笑。我厌恶梅妃,她时不时夺去我的宠爱,偏做惊鸿一舞讨你欢喜。

    三郎,你可知,在这深宫,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一人。我只有你,你却拥有无数妃嫔。六宫众人若人人都似梅妃般讨你心欢,然则我将立于何处?我妒忌,但你一看到我言语不顺,即遣我归家,不欲再见。寂寂长夜无人伴,声声琵琶何人听?

三郎,你知道重重宫门锁住了世间多少欢娱吗?处处是冰冷的宫墙,就是池鱼也不得欢愉。宫门难出,只能寻三位姐姐入宫解闷,却不想此举饱受诟病。族兄杨钊颇有奇器,可供赏玩,我们姐妹三人与他关系密切。禄儿自远方来,习胡俗,擅胡旋舞,我觉得有趣,便与他多有往来。认禄儿为干儿,只是觉得他作舞时憨态喜人,如同小儿。况我们无儿,以此弥憾,聊作慰藉罢了。

 

    马嵬坡后,我回到长安。此时,你已是太上皇,我非阳人,只能静静地陪你。西宫静寂,杂草丛生,门亭冷落。见你心郁,我托方士送去半支金钗。此钗乃我俩定情之物,盼你知晓,我时时刻刻在你身旁。岂料你愁容更甚,不久也抛却阳世。你走后,我寻遍长安,独不见你。

我在长安徘徊许久。御花园内,我们曾赏花嬉戏亭台之内,我们曾细语呢喃桂枝月下,我们畅饮诗。燕子双飞,鸳鸯戏水,徒增伤悲。

    不忍忆往昔,转而游离人间。三郎,我们都错了。在平凡的人家里,我知道我们都错了。耕田绩麻,春播秋收,最平淡也最幸福。我看见耕作后,农夫在家门前脱下沾满泥污的鞋子,光脚走进室内的爱惜。我看见农妇捧着初生的小鸡时,写在脸上的欣喜。我们习惯了锦衣华服、金杯玉的生活,从来不曾发现生活也可以很朴实。多希望我们只是世上一对平凡的夫妻,拥有一处小小的住房,过着简单的生活,你无需牵挂朝政,我不用施妆。白天,你我忙于农事;晚上,你弹一曲子,我作一支舞。三郎,我们都错了。你不该生于帝王家,我不该踏入深宫门。如果可以重来,我愿与你做世上一对平凡普通的夫妻,远离京城的喧嚣纷扰。

 

 

天地之间,九州之内,我竟不知归于何处。往事如烟不堪忆,他人欢颜不忍见。我只愿沉睡这一觉,不知已过多少春秋。醒来之时,才发现江山换了容颜。长安依旧在,只是朱颜改。

    三郎,这些年来,我只恨一件事,不知生死簿的轮回,不能陪你一世又一世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赞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赞赏支持
被以下专题收入,发现更多相似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