休假:第11话

刚到了病房,债主又打来了电话

电话那头还在不停催促,司机已经有些生气了

但宥娜每少做一天事,他就少收一天的日债,他也是没办法

刚挂了电话,宥娜就出来了

什么都没说,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

很快,他们来殡葬公司选择业务

老板开始介绍各种套餐

司机刚要看得时候,宥娜淡淡地说了句不办葬礼

老板立刻就没有了刚开始的热情

妈妈最后一程,宥娜都没有勇气去送

都靠司机替她做完了这一切

抱过母亲,宥娜似乎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,只是呆呆地看着

最后,司机为她别上头花,一切就算这么结束了

再次回到车上,宥娜告诉司机,好像妈妈的体温还在,很温暖

结束了,一切都结束了,未来的时光中,她再也没有了家人

最后他们来到了海边,将骨灰打开

司机帮忙把妈妈的那个箱子也打开

打开后司机走开,宥娜发现里面全都是属于自己的东西,童年话的画

还有母亲将她抛弃的那天

她塞到母亲手中的那半块巧克力的包装纸

她的围巾

摔倒掉在了路上的围巾

回想起那天哭泣着说着庆幸的母亲

她这时候才算是明白了,妈妈那天说的都是出自真心的

但是一切都太迟了太迟了

司机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

就这样,两个人和母亲的遗物,在夕阳的映照下,美得好像一副画。假期结束了,对母亲的恨意结束了,一切就这样都结束了。

最后只留下无尽的想念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赞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赞赏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