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紫:第3话

不过,老爸的愤怒不止于此。

爸爸:香烟的味道是不是很好啊?如果你是个男孩,那你就可以抽烟。可是你妈妈把你生成个丫头片子!

一旁的母亲將这话听在耳里,也不敢张口还击,似乎生女孩成了她一生的软肋。

这一位是安吉拉的小姨,大龄未婚。常年寄宿在姐姐家,自然也是不敢置喙。

安吉拉被父亲拖去一旁挨打“长记性”,伴随着姑娘的求饶声,墙上的投影一片凌乱。

眼见女儿被暴打,母亲还是怯懦如常,只能走到角落去暗自落泪。

不光是对家人,父亲对手下的工人也是严苛非常。

之前因为绳子断裂,毁了一批货。父亲盯上了那个悲催的男人,让他赔钱。

男人很是无奈,绳子的使用寿命又不是自己能掌控的。“你若要我赔钱,那我刚刚领的那点儿工资你拿去吧!”

没钱?那就给你第二种方案:你今晚下班之后先不要回家,在外面多晃悠会儿,顺便告诉你老婆,把门开着,我会给你找个赔钱的方法!

因为掌握着岛上的主要经济命脉,采石场老板这角色就像是大家的奴隶主:嗜酒如命,贪财好色,盘剥员工。大家看在眼里,也只能忍气吞声。

另一边,母亲带生病的安吉拉去巫医那里治疗,顺便驱驱邪。

当然,这也都是瞒着丈夫的,不然回家又会被好好“调教”。

烛火摇曳的简陋房间里,安吉拉躺在摇摇欲坠的小床上,巫医在一旁念着驱散恶魔的咒语。

孩子天性自由,挨过的打转眼就忘。

安吉拉看向萨拉的眼神,总是这般澄澈明亮。

女孩们正交谈着些小心思,托马索跑过来,吻了萨拉的脸颊,随即再跑开。

两个女孩各怀心事。

老爸很喜欢吃Burarran,安吉拉每天都会去采摘。

萨拉也来帮忙,老板竟然喜欢吃这无人问津的野菜,她觉得有点好笑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赞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赞赏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