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儿

        爹娘都叫我狗儿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有时候我也对自己说:“狗儿,狗儿,我在叫你咧”。

        我经常到外面闲逛,有时会碰上赵王八还有和李狗蛋。他们一见到我,就叫我“狗杂种”,还说我娘在玉米地偷汉子。我回去问娘“狗杂种”是什么意思,还跟她说:“人家都叫我狗杂种,要不以后你也叫我狗杂种得了,反正狗杂种跟狗儿都是狗”。结果她给了我几耳光。


        我最恨鱼塘里的鱼,见一次用石头砸一次。谁让他们不安分!爹老骂娘说:“你就是不安分,要是你当初安分会有狗儿吗?人家都叫他‘狗杂种’,你以为人家夸你呢!”爹提到狗杂种的时候就会特别生气,对娘又打又骂。接着娘就会过来打我,她不骂我,只是边哭边打我,哭得大声的时候打得就疼一些。打得多了,我觉得娘打我就跟吃饭拉屎一样正常了。

        这鱼太不安分,该打!活在水里就该好好待在水里,老是在水面附近瞎晃悠干什么!我真恨手里的石头扔出去没中它们的脊梁骨。它们还是怕我的,每次我来到鱼塘边,它们都马上逃进水里去了。它们以为这就没事了吗,不可能!我还是会往里面扔石头,告诉它们:“杂种!做鱼要安分,不安分要挨打”!


        我家那条狗也经常去外面闲逛。它浑身都是癞疤,毛都快掉光了,全身皱巴巴的,比我还难看。在家里,我没事干的时候就跟它说:“癞皮狗,你这么难看怎么会有母狗会看上你呢?我们村的看不上你,隔壁村的也瞧不上你,你只能当个老光棍了。你还不如我爹呢,爹虽然长得丑,但还有娘倒贴呢。”癞皮狗不理我,依旧趴在地上,尾巴往高了翘摇啊摇。

        有时候我在外面会遇到癞皮狗,它远远地看着我,准备摇着那条没毛的尾巴跑过来的时候,我就不高兴了。它要是见个人都高高兴兴地摇尾巴,那我就没有尽到教好狗的责任了。

         我一直认为,最好的教狗方式是用狗话跟它说话。我看到它的时候,对它喊了一声“汪汪”,意思是:我是你的主人。但那癞皮狗没听懂,停住了脚步,也不摇尾巴。我又说了一句“汪汪”,告诉它我真的是它主人。这回,癞皮狗有反应了,半伏身也对我叫了一声“汪汪,汪汪”。这声音听着不对,怎么像要跟我打架。我看到它向我慢慢地走过来了,在我周围走来走去画圆圈,嘴里叫着叫着“汪汪!汪汪!”,头昂得老高。我心里顿时一团火气:“狗犊子,你老是出去玩,不练习狗话,现在连做狗都不配了!”听到我骂它之后,它赶紧变得乖顺起来,摇着满是癞疤的身子过来。我踢了它一脚,往它身上吐了口浓痰:“呸!不练习狗话,现在你连做狗都不配了”!它“呜呜”叫了一声,这让我更恼火了。它以为我不痛吗?我往它身上又加了两脚。它瘦得皮包骨,我脚上也没多块皮肉。我们都是饿一顿饱一顿,但它偶尔还有骨头啃,我是连肉末都没吃着。


 四

        有个混蛋老是在我身后跟着我,我去哪,它也去哪。这让我心里像堵了块大石头。白天跟着我,晚上盯着我,那双眼睛时时刻刻都在。吃饭跟着我,撒泡尿也跟着我,我的一切行踪都被它知道了。

        想把它赶走,它还不走。我想跺脚想把踩碎了,但一会儿它又变成原来的样子。我拿火烧它,结果屋子着火了;拿水浇它,被我娘揍了一顿。我拿它没办法,被它气得头都要裂成两瓣了。

        我被它逼急了,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走得急了会撞到墙。撞了几次,发现撞墙时用力越大越能缓解头疼。我用了最大的力气去撞,什么感觉都没有时,发现那家伙不见了,我笑着说:“嘿嘿,你还是斗不过我吧!”。

狗儿
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赞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赞赏支持
被以下专题收入,发现更多相似内容